一本到高清视频在线观看|日本阿v在线资码免费|日日更新
当前位置: 首页 > 24小时 > 正文

“神药”假面终戳破 海印股份成“笑料”

2019-06-24 10:06:39 来源:上海证券报   

  

  6月22日凌晨,海印股份的回复函姗姗来迟。

  深交所关注函的层层追问就像数根尖刺,戳破了海印股份吹起来的气球,戳破了投资者以为挖到金矿的想象。

  洋洋洒洒的40页回复中,海印股份依然嘴硬地辩解称“疫苗”之说仅是工作人员笔误,但事实已毋庸置疑地摆在眼前:“92%有效性”抄自外国其他药物试验结果的新闻,“今珠多糖注射液”的专利权刚开始申请,兽药生产许可尚未获得,具备兽药GMP的生产厂家仍在洽谈,今珠公司的注册资本金1000万元尚未到位,未来“今珠多糖注射液”的投产规模与计划尚存在不确定性,今珠公司估值未进行审计评估,上市公司尚无药物领域相关技术及专业人才储备……

  对于这些信息披露的前后反复,海印股份居然还振振有词说信息披露真实、准确,不存在虚假陈述或误导性陈述。结合海印股份发布合作公告以来股价的剧烈波动,又有多少利益隐藏在字里行间?

  期盼交易所对这份自相矛盾、错漏百出的回复函进行二次问询,呼吁监管部门对海印股份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予以立案调查。

  “神药”横行,痛入骨髓;“毒瘤”不除,以何前行?

  92%有效性或为空谈

  关键信息回复“避重就轻”

  6月11日,海印股份曾以一则许启太团队研制的注射液可以实现对非洲猪瘟“不低于92%有效率的预防”的公告震惊了包括养殖业、生物医学界、资本市场以及监管部门在内的数个领域。如今,在专业机构的质疑声中,以及在监管部门的追问下,上市公司终于道出了92%有效性的真相。原本盼望着上市公司能够拿出极其严谨回复函的公司“支持者”,也不禁大跌眼镜。

  海印股份在回复函中坦白,92%有效性的数据来源,事实上是参照西班牙兽医健康监测中心研究员何塞-安赫尔-巴拉索纳博士报告的利用13头野猪做的首种口服疫苗具有92%有效性的新闻。换言之,92%有效性并非许启太团队的研究,也不是通过公司复养试验得出的结果。

  对于一款兽药产品,有效性是最重要的指标之一。而如此核心的数据居然是“照搬”新闻,这不免让人对公司的整个“今珠多糖注射液”的真实性产生质疑。

  更为关键的是,上证报记者查询到了这份西班牙学者的研究报告,报告显示,这位西班牙研究员的研究结论是以其研发的口服疫苗为基础,与海印股份所描述的注射剂存在根本上的区别。并且,接受试验的西班牙野猪(Wild Boar)与复养的生猪从品种、产地、试验环境等元素均有区别,报告也明确指出上述实验结果仍需要反复试验和多次证实。

  然而,当记者逐一比对报告原文发现,本次报告中的试验对象甚至并不是海印股份在回复函中提到的13头,而是12头。报告显示,研究人员从18头野猪中进一步筛选出12头野猪注射了相关疫苗。试验显示,12头野猪中的11头在接触非洲猪瘟病毒后存活,因此得到了92%有效率的成果。

  那么,海印股份是如何在问询函中自圆其说的呢?回复函显示,公司目前正在“相关有权管理部门的监督指导下”开展复养试验,然而这个有权管理部门到底是谁,海印股份在公告中只字未提,仅表示现已取得“阶段性成果”。

  事实上,海印股份还有大批应该披露的内容,包括复养养殖基地的选择、复养试验的具体流程、参与复养试验的生猪品种和数量,以及复养基地目前的疫情防控状态等。对于这些关键信息,海印股份均以“今珠多糖注射液的复养试验在前期工作的基础上,正在继续进行重复试验”进行敷衍回复。

  所谓复养试验,是指在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后,在经消毒、无害化处理后的规定时间内,对健康生猪进行恢复养殖的行为。上证报记者从以生猪养殖为主业的某上市公司人士获悉,目前多数养殖场都会在复养之前,引入专门用于病毒探测的“哨兵猪”。若经过一段时间观察后,哨兵猪临床无异常且实验室检测为阴性的,证明养殖场可以补栏。

  事实上,若养殖场通过哨兵猪检测后,则证明该养殖场已经大概率排除病毒威胁,“今珠多糖注射液”的实际效果将无用武之地;倘若哨兵猪在观察过程出现疫病,则证明该养殖场仍然存在病毒威胁,需要进一步消毒、甚至封锁。该人士补充道,哨兵猪的挑选严格,必须身体健康,且完全没有施打任何类型的疫苗。不难看出,海印注射液的效果与复养结果成功与否的关系并不大。

  该人士明确告知记者,即使复养成功,也并不能表明是某种药剂起到了绝对作用,两个事件并没有直接因果关系。

  无专利、无许可

  盈利预测谈何“审慎、合理”?

  “今珠多糖注射液”这支神药,在监管机构的层层追问下,不得已被逐渐褪去伪装,还原本来面目。它的问题,远不止一个“92%”的数字这么简单。

  针对此前公告中“许启太及其团队成功研制了‘今珠多糖注射液’并拥有专利权(含专利申请权)”,以及“公司将提供1亿元履约保证金为‘非洲猪瘟’防治疫苗的投产做准备”之说,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要求海印股份针对“今珠多糖注射液”的专利申请情况、研发情况、医学定义等问题说明相关情况,并“分析今珠多糖注射液研发周期的合理性,是否具备产业化条件”。

  从海印股份的回复函看,目前该药品只是提出了专利申请,还要通过初审、实质审查甚至复审才能获得专利。发明专利申请的审批通过时间一般为3年左右,能否取得审批及审批时长存在不确定性。目前,收到的《专利申请受理通知书》只意味着国家知识产权局的自动受理。

  更甚的是,海印股份公告承认,“今珠多糖注射液”是于2019年6月19日提交并获得国家知识产权局核发的《专利申请受理通知书》的。也就是说,在6月11日的合作公告中,相关药品甚至还未提交专利申请。

  没有专利的“今珠多糖注射液”有无兽药生产许可证书呢?该药的产业化条件又当如何?

  海印股份在回复函中解释称:“今珠多糖注射液的生产需要委托具备GMP认证的兽药生产企业制造,注射剂生产可选择兽药GMP生产厂家委托加工,现阶段今珠公司正在与具备资质的企业进行洽谈。”但同时,海印股份补充道,“兽药注册的申请和生产销售许可尚未获得,能否获得和审批时长尚存在不确定性,能否产业化生产存在重大不确定性。”

  就是这样一个“无专利”、“无许可”、“无可生产厂家”的“三无产品”,海印股份却给出了“今珠公司2019年至2021年营业收入分别为5亿元、50亿元、100亿元,净利润分别为2亿元、10亿元、20亿元”的盈利预测,并表示“公司已充分尽职调查并合理判断,保持了必要的审慎性”。

  海印股份自信何来?

  公司给出的具体测算方法为:第一年便可覆盖海南省,对应生猪数量为500万头至600万头,占海南省2018年存栏、出栏总数的一半以上;第二年便拿下国内、国外各2.5%的市场份额,第三年进一步将市场份额扩大至5%。

  据了解,海印股份此前从未有过兽药从业经验,今珠公司也是兽药行业刚刚成立的新兵。以如此规模与速度进行市场份额的扩大,是否切实可行?

  为此,上证报记者采访了有关兽药企业高管,该人士表示,对于没有自销能力的兽药企业,存在寻找兽药代理公司代为销售的可能性。但目前国内的兽药销售代理公司规模都较小,省级规模的代理公司都屈指可数。因此,若代销兽药,也需要生产企业逐家洽谈合作,时间周期较长。

  此外,对于海印股份预测其销售市场可占据全球市场5%的份额(即国内5%,国外5%),上述人士表示,目前国产兽药行业出口多为原料,而成品药很少出口。如需出口,也需要履行等同于国内兽药注册审批手续的环节,且申请环节用时较长。更为复杂的是,各个国家及地区对相关兽药都有其不同的规格标准要求。

  尽管海印股份知道市场份额的扩张并非易事,也在公告中提到,未来“今珠多糖注射液”的投产规模与计划将根据市场需求确定,尚存在不确定性。且“仅是初步估算,未经过充分调研和论证,受市场需求、经营团队经验实力、投资资金和产能等因素影响较大,存在重大不确定性”。

  但是,海印股份却依然给出了,“公司已充分尽职调查并合理判断,保持了必要的审慎性”的结论。

  目无法纪、大费周章

  海印自我打脸为了什么?

  过去十多天,海印股份几乎成为A股“一块笑料”:先是高调宣称,“不低于92%”有效预防率的“今珠多糖注射液”已研制成功,正为防治疫苗的投产做准备;随后公开致歉,“今珠多糖注射液”为兽用制剂,“疫苗”一处为错误表述;到了6月22日凌晨,公司在回复交易所关注函时“心里露怯”,此前煞有介事的功效甚至都是抄国外新闻而来,还抄错了。

  一家在1998年就登陆深交所,2003年现任大股东入主的老牌上市公司,为何置市场规则、公司信誉于不顾,执意发布没有审慎论证的“误导性公告”?强行贴热点的背后,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的海印股份密谋着哪些资本棋局?从未有过兽药从业经验,却擅长商业物业运营的“矛盾”外表下,是否隐藏着更深层次的原因?

  在6月22日披露的回复函中,海印股份几乎将此前能够证明“今珠多糖注射液”功效神奇的表述尽数推翻。海印股份在披露“今珠多糖注射液”整个事件中,从功效、专利,到投产,都是“先吹牛再打脸”,视信息披露这一资本市场的生命线于不顾,自己也成了言而无信的“跳梁小丑”。

  可海印股份为何要这么做呢?答案或许就藏在蛛丝马迹之中。

  首先,强贴热点,虚张声势,造成公司股价异常波动。在“今珠多糖注射液”这一“利好”消息披露前,海印股份的股价已连续两日大涨。此后极具误导性的公告,带动公司股价在6月12日、13日继续大涨。可令人惊讶的是,待到6月13日放出巨量后,14日公司股价却直接一字跌停,此后公司的澄清公告姗姗来迟。

  不难看出,海印股份在“今珠多糖注射液”事件中的股价表现总是早于官方消息公布,异动情况明显。可公司却对此熟视无睹。

  其次,这次“自毁信誉”的炒作,已经令海印股份股价创出约一年半来的高点,这很难让人不将其与海印股份其他资本动作联系起来,例如,海印股份可转债回售期临近,公司控股股东海印集团质押率高企等。

  再次,如果最终“今珠多糖注射液”未达预期,那么海印股份能留下什么?在回复函中,公司表示,将以本次合作为契机,在海南省相关政府机构的支持下,申请规划建设“海南南药深加工产业园”(暂定名),实现从商业平台运营至深加工产业平台运营的延伸。简单来说,通过这次合作申请建个产业园,公司本来就擅长此道,“今珠多糖注射液”即便失败了,产业园还是可以留下的。

  上市公司揣着明白装糊涂,自己如意算盘打得响,却目无法纪,这不仅损害投资者利益,更影响整个资本市场肌体健康。正如一名投资者所言,“为了中国证券市场的健康发展,我相信会有公正的裁决。”

  对此,严义明律师对上证报记者表示:“海印股份此前公告具有误导性,系虚假陈述。受到损失的投资者,都要拿起法律武器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。为什么目前证券市场违法犯罪行为屡禁不止?因为他获得的收益和承担的责任之间不匹配,罚不当过。起诉的人越多,造假者承担的责任越多。大家要拿起武器让他承担责任,要让合法利益得到保护。”

免责声明: IT商业新闻网遵守行业规则,本站所转载的稿件都标注作者和来源。 IT商业新闻网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“IT商业新闻网”, 不尊重本站原创的行为将受到IT商业新闻网的追责,转载稿件或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编辑修改或者补充, 如有异议可投诉至:[email protected]
微信公众号:您想你获取IT商业新闻网最新原创内容, 请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“IT商业网”或者搜索微信号:itxinwen,或用扫描左侧微信二维码。 即可添加关注。
标签: 海印股份 神药

品牌、内容合作请点这里: 寻求合作 ››

相关阅读RELEVANT